莱姆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半个多世纪之后,这本书活了下来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怎么看好 http://pf.39.net/bdfyy/bdfjc/140915/4473345.html

最近在啃《技术大全》这本书,在豆瓣上围观了大家的评论,一位友邻说读这本感觉到智商被碾压,还有一位友邻说有些段落甚至可以用在论文里。的确,莱姆过于硬核了。但,如果错过莱姆,一定是一种损失。

首先,莱姆是谁?斯坦尼斯瓦夫·莱姆(Stanis?awLem,.9.13-.3.27)作为波兰国宝级作家,他的作品被翻译成52种语言,畅销万册,是无数科幻迷奉若神明的科幻文学大师,刘慈欣也是莱姆的“迷弟”。塔可夫斯基的《飞向太空》就改编自莱姆的作品。

但他也是

·波兰宇航学会创始人

·波兰控制论协会会员

·国家最高奖励“白鹰勋章”获得者

·绕日小行星,以及波兰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以他的名字命名

·除母语波兰语外,还熟习法、德、俄、英、拉丁文,兼通医学、数学、哲学、进化生物学、物理学、信息学、控制论......的百科全书式博学家

同时还是

·智商的天才男孩

·罗马天主教环境下长大的犹太无神论者

·因反对李森科主义而考试不及格的医学博士

·“二战”期间表面上是汽车修理工的反抗组织成员

·菲利普·迪克向联邦调查局报告称“只是克格勃阴谋,实际并不存在”的作家

·认为科幻小说“对未来的想象相当狭隘”“与科学关系不大”的科幻小说家

·预言了互联网、搜索引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却始终不会用电脑打字的预言家

·无法戒掉甜食的糖尿病患者

·铲屎官

·“二战”后开始创作,冷战中趋于成熟,二十世纪的亲历者与见证者

·似乎总是在嘲讽人类的人文主义者

《飞向太空》

如此硬核的人物写出硬核的作品也就不足为奇了。年,莱姆出版了《技术大全》,书中涉及了进化生物学、物理学、信息学、热力学、控制论等方面的内容,呈现了各种突破带来的深远影响,如香农对信息论的发展,图灵在计算机领域的成果,冯·诺伊曼对博弈论的探索等等,讨论了进化、宇宙、社会、现实、人工智能、创造世界等深刻的问题。出版后便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科学界的广泛讨论。

如今,莱姆过于超前的预言中的互联网、搜索引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事物和现象已成为现实,阅读莱姆的最佳时机已然到来。正如莱姆所说:“《技术大全》是我所有这些论述性作品中唯一满意的一本。这本书已经活了下来,而且依然很有生命力。”

演化或许比它的各部分加起来更伟大一些,

但也伟大不到哪儿去

文/乔安娜·齐林斯卡

(《技术大全》英译者)

在宇宙中,人类是一种典型现象还是一个特殊现象?一种文明的扩张有其极限吗?剽窃自然算作弊吗?意识是人类能动性的必要组成部分吗?我们应该更相信自己的思想还是自己的感知?是我们在控制技术的发展,还是技术在控制我们?我们应该给机器以道德吗?人类社会与细菌群落有什么共同之处?我们能够从昆虫那里学到什么?

要想回答上述及更多的问题,翻开斯坦尼斯瓦夫·莱姆的《技术大全》,你显然没有找错地方。

?????

一部未来学、技术和科学论集

这位波兰作家对科幻小说的态度也没少给他惹麻烦。看看他是怎么激怒美国科幻与奇幻作家协会(SFWA)的吧,莱姆毫不客气地批评此类型中的大多数作品都毫无想象力和预见性,对未来的想象也相当狭隘。

莱姆自己的小说则完全不同,它们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之上,是对技术、时间、演化,以及人类的天性(与文化)的深刻哲学思考。使得莱姆的作品格外与众不同的是他幽默讽刺的写作风格,充满了双关、玩笑和机灵的旁白。但与此同时,他这些扣人心弦的太空旅行、外星生命和人类强化故事,也是关于人类与非人类生命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形态的复杂哲学寓言。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封面设计沿用了年波兰出版方案

莱姆小说中的哲学野心在他最为完整、成熟的一部作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一部未来学、技术和科学论集,名为《技术大全》。这个书名是对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SummaTheologiae)的戏仿,莱姆建立起一座世俗知识的大厦,意欲与他的经院学术前辈分庭抗礼。在《大全》中,莱姆致力于研究当时的科学概念背后的前提与假设,特别是支撑着这些概念的“技术”这一观念。

  尽管《大全》的写作已经是半个世纪年前的事了,但它的思想活力和重要意义却不曾有半分失色。自年出版以来,某些具体的科学议题或许有所推进或纠正,但真正令人惊讶的是:他搞对了,甚至预测到了那么多的事情——从搜寻地外文明计划(SETI)的局限到人工智能、仿生学、搜索引擎理论(莱姆的“阿里阿德涅学”)、虚拟现实(他称之为“幻影术”)和纳米技术。

不过,这本书之所以能经久不衰,靠的还是在多个层面上展开的哲学讨论。生物物理学家彼得·布特科年发表了一篇《大全》的阐释文章,将其描述为“一部演化领域无所不包的哲学论述:不仅是科学和技术的演化……而且是生命、人性、意识、文化和文明的演化”。

?????

演化“只是恰好发生了”

  莱姆对涉及生物与技术演化的平行过程的研究,以及他对这种平行性后果的探索,为那些如今被许多媒介理论家用得多少有些随意的概念——譬如“生命”(life)、“缠结”(entanglement)、“关系性”(relationality)——奠定了重要的哲学与经验基础,同时剔除了其中活力论者的傲慢。

可以说,在莱姆看来,演化“只是恰好发生了”。尽管如今人们又重燃起了对亨利·伯格森的著作及其创造性演化思想的兴趣,吉尔·德勒兹也给出了对伯格森的重读,围绕着达尔文著作同样产生了多重交锋和概念重建,但莱姆对演化及地球生命兴起的不同线索和故事的批判性研究也没有失去任何重要性和时效性。

我们应当将两种演化——生物上的和技术上的——放在一起考察,他的这一假设不仅仅是一种类比论证,也有着明显的现实维度。

在后记中,莱姆解释说,这本书的核心思想是“一个信念:生命及其经过生物学检验的演化过程将成为一座金矿,为未来所有适用于工程学方法的现象的构建带来取之不尽的启示”。有趣的是,我们可以在贝尔纳·斯蒂格勒(法国哲学家)提出的原始技术性(originarytechnicity)上看到这一纠缠演化轨迹(并非有意)的回声,这一理论是斯蒂格勒在其著作《技术与时间Ⅰ》中提出的,受到了勒鲁瓦-古兰古生物学研究成果的启发,现已成为当代技术哲学与媒介理论的基石之一。

以这种方式来思考生命在地球上的兴起,对于将人类置于万物之巅的人类中心主义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莱姆认为,演化过程的背后不仅没有任何计划或整体思路的指导,其跳跃式行进中还充斥着一系列的错误、抢跑、重复和死胡同。他指出,“鉴于靠双脚站立并行走的尝试已经反复出现过无数次,想要为人类寻找一条平直的演化谱系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正如波兰批评家,同时也是著有多部作品的莱姆研究专家耶日·亚热布斯基所说,莱姆还点明了生物演化与理性演化之间的一个重要区别,否认后者的增加会自动带来设计能力的提升。

莱姆的观点比理查德·道金斯(英国演化生物学家,著有《自私的基因》)“演化是一个盲眼钟表匠”的观念要早上二十多年,非但不那么浪漫,还要更加讽刺,正如在《大全》的第八章《演化的讽刺》中,他把演化描述为一种在设计自身方案时投机、短视、吝啬、挥霍、混乱、毫无逻辑的存在。演化最让我们感兴趣的产物,也就是被莱姆视为“自然最后的遗迹”的人类自己,也在引入自身和环境的技术侵袭之下被改造得面目全非。

不过,莱姆并没有为这一正在发生的变化而悲哀,也不想去捍卫“自然之道”,或是坚持人类作为有机统一体的“本质”,因为后者看起来是那么短暂,在某种程度上也并不真实。正如布特科所说:“莱姆在哲学上是一位实用主义者,他知道对大多数人来说,衡量万物的尺度是人性……但《大全》中并没有对人性的崇拜,我们并非演化的完美成果,要是它现在就停下来,那才叫奇怪呢。”

?????

莱姆与控制论

  为了进一步讨论这个观点,我们可以把莱姆关于演化设计的思考和斯蒂格勒的原始技术性理论结合起来,鉴于二者都认为人类早已技术化,而且恰恰是在与技术——从燧石工具与火一直到蒸汽机和因特网——的关系中出现的。

斯蒂格勒用来解释人类对世界这一外在化过程的词叫作技术趋势(technicaltendency),早在更为原始的动物学演进中应该就已经存在了。正是这一趋势使得人类站立起来,把手伸向全世界去拿、去制造东西。“因为两手做事——即变爪为手——就意味着操作,而手操作的就是工具或器具。手之为手就在于它打开了技艺、技巧与技术之门。”斯蒂格勒这样写道。

在传统的亚里士多德理论模型中还只是一种工具的技术,在斯蒂格勒的框架中已经囊括了整个环境。这一理论策略使得这位法国哲学家可以假定我们在世界上的存在本质上是技术的,也反驳了所有只是简单谴责技术,或是想要回到想象中自然之地的尝试——因为人们认为自然是最原始的,因而也就更可信、更真实、更纯粹,一如人们觉得它先于技术而存在。

和他一样,莱姆也不许我们对自然的运作抱有诸如此类的幻觉。在他看来,人类兴起的过程仍在继续,尽管自工业革命以来,这一过程无疑加速了。莱姆在《大全》中详细阐释的“信息泛滥”便是这种加速的结果之一。

  本书中,莱姆的理论框架来自(当时尚属萌芽阶段的)控制论,以下段落便是明证:

  

想要控制周围环境,或者至少是在挣扎求生的过程中不向环境投降,是所有生物所共有的一种与生俱来的倾向,事实上,每种技术都是这种倾向的人为延伸。内稳态(Homeostasis)——一个复杂的名称,指的是努力达到平衡,或在变化中维持存在—创造出了抵抗重力的钙质和几丁质骨架,便于移动的腿、翅膀和鳍,用于进食的尖牙、角、下颌和消化系统,保护自己不被吃的甲壳和拟态。最终,在努力减少有机体对环境的依赖的过程中,内稳态还实现了对体温的调控。就这样,在普遍熵增的世界中出现了一批熵减的小岛。

  

  因此,我们文明的历史,用莱姆的话说就是“从类人猿序章一直到我们在这里概述的可能的延展”,可以视作一个几千年来内稳态范围不断扩张的控制论过程——人类对身处环境进行改造的另一种定义。

作为一种探讨这个世界及其自然与技术进程的思想,多亏了N.凯瑟琳·海勒、加里·沃尔夫和布鲁斯·克拉克等人的开拓性工作,控制论已经对媒介研究、科学技术研究,以及数字人文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把莱姆当作这一理论框架自觉而又批判的应用者来看待,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有趣的是,莱姆还能将控制论研究置于冷战时期,特别是核威胁不断迫近的政治背景中,以“东方”的视角来讲述有关科学-政治关系的故事,在他看来,东方正处于与其西方对手之间不断摇摆的冲突与缓和之中。于是,《大全》成了海勒《我们何以成为后人类》(HowWeBecamePosthuman)一书的重要伙伴,后者通过考察梅西会议,追溯了控制论的起源,其背景是冷战带来的科研经费与两极分化的思维方式。

?????

“传统的伦理类型都在迅速失效”

虽然超越了认为人类处于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中心主义思想,莱姆还是花了大量时间思考人类在广阔宇宙中的特异性,以及他们的道德与政治责任。正如彼得·斯维尔斯基指出的那样,在《大全》中,莱姆与“认为人类能够超越部落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建设一种更美好未来的启蒙主义思想”划清了界限,恰恰相反,他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